首頁 > 娛樂 > 正文
影視娛樂 華誼兄弟一份虧損10.9億元多手段融資彌補現金流2018年

電影、實景娛樂均無爆款,多手段融資彌補現金流SZ)作為新轉型的文化公司已經連續押中《我不是藥神》、《流浪地球》等爆款,其董事長宋歌曾公開表示,像萬達電影這樣的大公司流程比較復雜,可能會錯失一些好劇本。據悉,華誼兄弟最早在2014年提出“去電影單一化”戰略。事實上,2011年起,華誼兄弟就開始在國內布局實景娛樂項目。目前來看,實景娛樂項目距離穩定盈利還為時尚遠,華誼兄弟扭虧重點將回到主業電影上。 ...

華誼兄弟(300027.SZ)從提出“去簡化電影”,再次聚焦電影主業。只用了四五年的時間。在主業搖擺不定的背后,留下的是新項目和燒錢項目。主要經營《失語癥》電影。

近日,華誼兄弟在年報中披露了一張虧損10.9億元的成績單,引發業內熱議。數據顯示,華誼兄弟2018年實現總營業收入38.91億,同比下降1.40%;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0. 93億元,同比下降231.97%;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凈利潤為-11.81億元,同比下降1001.40%。

在影視行業不景氣的2018年,影視公司的虧損也不例外。影視巨頭華錄百納(300291.SZ)和廣光傳媒(300251.SZ)并不孤單。凈利潤為-18.470億元,-2.85億元,但顯然,華誼兄弟虧損更多。一位業內人士向藍鯨三經記者指出,華誼兄弟的虧損從數據上看主要是商譽減值所致;但從業務角度來看,公司在水文旅游項目反復試驗后的收入并不理想。這也是其性能進退兩難的一個重要原因。

影視娛樂無爆款,多種融資方式彌補現金流

2018年是中國影視行業充滿不確定性的一年。在整體電影票房增速回落至個位數(7.8%)的背景下,各大影視公司輸出“爆款”的難度加大。曾經的“一哥”華誼兄弟2018年僅有《芳華》和《前任3:再見了我的前任》兩部跨片上映,共實現了19億元的票房;而《云南蟲谷》、《胖子行動隊》等影片的口碑和票房均低于預期。其中,一度被認為有望突破10億元的電影《狄仁杰:四大天王》僅取得了6.060億元的票房。

綜影視含明日之子娛樂_影視娛樂_西瓜影視官網愛在娛樂圈的日子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北京文化(000802.SZ)作為一家新轉型的文化公司,先后押注了《我不是藥神》、《流浪地球》等熱門歌曲。其董事長宋格曾公開表示,像萬達電影這樣的大公司流程復雜,可能會錯過一些好劇本。

除了大公司的通病,華誼兄弟也有轉型遺留的弊端?!叭A誼兄弟2018年的電影市場表現平平,可能與之前的去電影化有關,這一舉動讓華誼兄弟在劇本積累上不如其他公司?!?影視投資人曹海濤告訴藍鯨三經記者。

據悉,華誼兄弟在2014年首次提出“電影去簡單化”的戰略,當時公司董事長王中軍指出,由于電影市場的巨大變化,如果華誼的業務只開發一部影片,很容易惹上麻煩。因此,華誼應尋求多元化發展,以減輕電影業務的業績壓力。

此后,華誼兄弟先后投資手游公司掌趣科技(300315.SZ)、銀漢科技、英雄互娛等項目,投資金額超過27億元。但從其投后管理來看,華誼兄弟更像是一家投資公司,主營業務與投標人之間沒有分流。與此同時,華誼兄弟也大舉進軍文旅產業,宣布打造多個文旅小鎮項目。

然而,目前該片主業無爆片、新項目不盈利的現狀,讓華誼兄弟的資金流轉迅速吃緊。中金分析師指出,華誼兄弟長期股權投資占比較高,短期資金壓力較大。近年來,其在長期股權投資上投入了大量資金,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公司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

西瓜影視官網愛在娛樂圈的日子_影視娛樂_綜影視含明日之子娛樂

為解決資金問題,2018年下半年以來,公司創始人王中軍、王中磊多次質押股權。根據華誼兄弟近日披露的公告,王中軍持有的公司股份已被質押共計4.940億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7.66%。需要說明的是,王中軍在上市公司的持股比例為22.02%。

自2019年1月起,華誼兄弟將其此前投資的英雄互娛、東陽豪涵、華誼影城(蘇州)股權質押給民生銀行(600016.SH)和招商銀行(60003)。6.SH)、浙商銀行(02016.HK)、平安銀行(00001.SZ)6家機構共申請授信33億元。4月,公司還親自向王中軍借款2.7億元,與中泰信托簽訂《股權收益權轉讓回購合同》,轉讓公司英雄互娛20.17%本次股權收益權中,轉讓價格為10億元。

華誼兄弟2019年相關融資信息(藍鯨生產經濟測繪)



中国A级毛片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