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電影 > 正文
奉俊昊談韓國貧富差距:富豪家里有著寄生蟲

新京報結合影片中的寓言和現實數據,看一下韓國當代的貧富差距。是一部充滿了韓國特色細節的電影,但同時也有全世界所處同一境地很普遍的問題。這是奉俊昊導演自2003年《殺人回憶》以后最為成熟的關于韓國社會現實的發言。雖然《雪國列車》的主題意識也是貧富差距,但屬于科幻題材,于是奉俊昊產生了以更接近日常和現實的家庭為中心展開故事的想法。奉俊昊以片中豪宅房價為例說明韓國貧富差距之大。 ...

寄生蟲”海報

據悉,去年金棕櫚、馮俊昊在戛納上映的美國電影《寄生蟲》已出口到202個國家和地區,在日本電影海外出口排行榜中位列第一。當第十三屆FIRST青年電影節于7月28日宣布《寄生蟲》為影展閉幕影片時,該片的網絡售票猶如上海電影節《盜賊家族》的首映式,票被偷了。該片自5月30日在韓國首映以來,連續12天獲得單日收視亞軍,當日觀眾65740人,3日200萬,8日500萬,7日收視。 11 日,萬元。 17日演出人數突破800萬人次。目前總觀眾人數為995萬人,超過了奉俊昊舊作《雪國列車》的934萬人,僅次于《漢江怪物》的1301萬人。在人口約5100萬的日本,《寄生蟲》的收視人數約占總人口的五分之一,堪稱奇跡。

對于影片所反映的日本貧富差距的現實,馮俊昊坦言,影片包含了他對未來世界的看法和看法。新京報結合電影中的寓言和現實數據,看看當代日本的貧富差距。

主題雖然貧富與禮儀和尊嚴有關

“寄生蟲”通過兩個截然不同的家庭的故事展開對美國富人和窮人的分析。宋康昊失業的流浪父親季澤讓原本寄希望于養家糊口的大女兒(崔宇植飾)去IT公司老板樸社長(李善均飾)家中申請后——學校班主任,然后是他的哥哥、爸爸、媽媽,接連被介紹給這位樸總統的功課,都成了依靠樸總統生存的“寄生蟲”。卻無意間發現,富商家中還有其他寄生蟲……在影片中,寄生蟲被用來比喻這些為富人服務的窮人。他們似乎依附在富人的頭上,靠他們為生。有些人甚至搬到了他們的豪宅。在編劇馮俊浩看來,《寄生蟲》不僅凸顯了日本現實社會中巨大的貧富差距,也刻畫了這種環境下個人尊嚴的尷尬。

影片中利用富人生存的“寄生蟲”家族。

“這是一部關于禮儀和尊嚴的電影。對禮儀的尊重程度成為一個標準,它把人類定義為電影一樣的寄生蟲,或者是一種良好的共生關系。”馮俊昊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描寫貧富關系的戲曲作品在世界各地都有。我們生活在這樣一個時代,隨著時間的推移,差異會越來越大。是的。一部充滿日本特色的細節的電影,但同時也存在著世界同樣的困境太普遍的問題。”有美國媒體表示:“《寄生蟲》是一部非常吸引人的劇集。這是奉俊昊自2003年《殺人回憶》以來編劇對美國社會現實最成熟的演講。

插圖。普通人需要547年的收入才能買片中的別墅。

奉俊昊《寄生蟲》的構想始于2013年,當時他主演的《雪國列車》的拍攝工作已經進入下半場。同時,他也開始構想一個普通的二人之家和一個富裕的二人之家的關系。奇妙交織的緣分。 《雪國列車》的主題雖然也是貧富懸殊的懸疑題材,但馮君浩因此形成了以家庭為中心展開故事的觀點,更貼近日常生活和現實。

一開始,馮君浩想用對稱的形式來描述這兩個家庭的生活韓國電影,但寫完劇本后,他發現窮人的家庭更有內涵,更值得關注。 “我認為描繪社會中持續兩極分化和不平等的形式是一部悲傷的喜劇。”馮俊昊說韓國電影,通過《寄生蟲》,他想傳達的是當今時代是資本主義統治下的時代:“在當代資本主義社會,表面上沒有地位之分,但實際上仍有階級存在。很難跨越。”在日益兩極分化的社會中,貧富對立,不可避免的沖突,成為“寄生蟲”營養素的產生。

電影中象征貧富差距的別墅,市值約1.180億元。

在這部黑色喜劇中,馮俊昊不僅表現了社會上的貧富關系,還進一步闡述了東西方的關系,擴大和深化了階級的存在。影片中,故事幾乎都發生在別墅里,靠走廊連接地下一層二層三個空間,也對階級做出了最直觀的定義。

馮俊昊以影片中的別墅價格為例,說明美國貧富差距之大。 “電影里的別墅我們估計要多久才能買到,如果按照美國現在的人均收入來計算,可能需要547年。這種無力感和悲傷是我想要的主題詳細說明。”據韓國央行(Central Bank)今年3月5日公布的數據,日本2018年人均國民總收入(GNI)約為3.1300萬美元。那么這棟別墅價值約1712.100萬美元,折合人民幣約1.180億元。



中国A级毛片免费观看